时尚明星制造

1462564018-1959-d558ceb077f296556920

(图注:美国高收视的电视真人秀《天桥骄子》已经进入第12季,节目的目的是寻找和培养模特界的明日之星。图为美国街头为主持人名模海蒂·克拉姆专门设计的一款宣传海报。图片源自网络)

每当我出门时,都会途经沿街矗立的一排排醒目的广告栏,上面时常张贴着一张张电影海报,而最先进入眼帘的,无疑就是那些名噪一时的明星了,你瞅着他(她)们会觉得眼熟,陌生而又亲近———陌生的是因了他们的最新隆重上市的扮相,以及为了引人注目而摆出的一种颇具明星气质的姿态;而熟悉则因了你会在报纸、杂志、广告以及电视上时不时地会见到他们(对于我,因曾经涉足过影视圈,对许多被誉为影视之腕的大小人物多少还是有所接触)。

眼熟是明星所须具备的第一特征,这在明星二字的命名上已然不言而喻,何谓之“明”?自然乃家喻户晓,而“星”之谓,乃因其“明”,而几近人人皆知,成为了一街谈巷议的著名人物,而所有的这一切均皆缘自这位明星人物的出镜率的高低。

当然,明星在卷入其造星运动的早期,靠的是其影视作品中扮演的人物而示人的,他或她的引人注目不得不说有时得靠点所谓的“星运”,也就是说或上了一个著名大导演的戏,引发了公众的高度关注,或者因自己饰演的那个影响甚大的角色而让他或她一举成名———这有点像是压宝或撞大运,一般来说,这一有可能一举成名的角色花落谁手除了靠自身的才艺,还要靠机遇。就我所见,曾几何时一些还看着不那么起眼的人,甚至我私下还会怀疑此人是否仅靠这张脸能在影坛上一举成名?一段时间不见凭藉一影视作品而名满天下,人人皆知;此后自然风光无限,身价倍增。

明星具备的第二特征乃为其与公众间的疏异性。由于他或她成就为一公众人物,即明星,他便可以摇身一变地成为了在众目睽睽之下的一个神秘人物。在这里,所谓的“众目睽睽”并不尽然是在公众的眼皮低下让人知其所以然而然,相反,他或她的所谓的“众目睽睽”乃在于他或她会不时地在一些镁光灯下闪亮登场———影视作品、时尚杂志、流行报纸、广告与招贴图片,那些被刻意修饰或曰巧装打扮的形象显而易见是经过一番精心策划与谋略的,都是为了引起公众对这一被“策划”形象的产生惊艳之感,以致强烈注入在了他们的潜意识中。

于是明星的频频出镜(无论以何种形式),与其说是为了让人记住他或她,莫如说是为了让人在记住的同时,无意识地认同了这一形象所隐含的潜在社会性话语:他或她不仅仅显示了这个时代的让人艳羡的风致与风雅,亦印证了这一风尚的引领潮流的楷模作用,他或她除却了形象上的光彩照人,而且其行为与气质亦是纯正而洁净的。

公众很难知晓,在一个明星制造的背后所要耗费的巨资,很难知晓,在此一过程中经纪公司为了满足这一制造所经历的殚精竭力,对于明星策划者而言,所有的这些耗费与努力都是为了得到更大的补偿与回报。而且是真正的巨额回报。

那么如何让善良而天真的公众能心甘情愿地消费他们的“制造”呢?如何让这些被制造的明星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一个待价而沽的商品,而更像是一个人们愿意主动效仿与追随的人物呢?

这当然就涉及到了谋略,而最大的谋略便是让这些明星看上去与大众是亲和的,随性的,时尚而高雅的,与此同时又是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及的,这是一个必要的分寸,而这一分寸的拿捏从某种意义上又反过来决定了这一明星制造的成功与否。

所以在传统的(在早期的香港演艺圈尤甚)制造配料中有一着几乎是所向披靡的———先是笼络几位可以用钱收买的热衷八卦的“小记”,在一部影视作品隆重上市之前(或在此人尚未成星而认定其可以成星之前),别有用心地抛出一些惹人注目的诽闻(前提是越离奇、越蹊跷、越扑朔迷离越好,比如红杏出墙),甚至拍下此一对男女出入于某一神秘场所,行迹可疑等等,不一而足,当公众窥阴癖式的欲望被高度调动之后,这个被精心制造的人物(明星或未来之星)便深深地铭刻在了大众的记忆中,这正是制造者的期望所在,因为明星如前所述其颠扑不破的真理所在,即为“知名度”。

时下有一流行话语道出了这个的消费时代的某种文化特征:不怕臭名昭著,就怕默默无闻,所谓臭名也是名,而“名”又是与利益息息关。于是乎明星制造躬逢此世地顺应了这一潜在的能满足于人们窥视欲望的时代潮流,只不过他们制造得不那么下里巴人而已,例如,当一个仿若空穴来风的诽闻在不胫而走之后,接下来明星们又会不失时机地(必须先达到了声名远播之效果)亲自出面避谣,且信誓旦旦地宣称那都是一些多么无聊的猜测与流言。而在今天,这一屡试不爽的招数显然已不那么灵验了,在一个自媒体风行的时代,诽闻已然不再足以调起人们的胃口(它太多了,所以不够刺激),于是策略性的战略大转移成了明星制造者需要重新研究的崭新课题,但焦点所在,依然不外乎如何维持与保证明星的知名度与出镜率。

当然,这仅为一种类型的明星制造,还有一类是将明星几近塑造成完人,一个完美无瑕的人,热心公益,善待他人,一个好妻子或丈夫,每每出镜脸上的表情都是那么的平易近人且温雅风趣,一言一行都那么符合公众对他或她的期待值,不仅如此,甚至这类人物在做角色选择时,亦明确告知经纪人与投资方,他或她绝不能出演一形象恶劣之人,因为会让粉丝失望,以致影响了他或她的公众形象。这一类明星人物非常容易地被打造成了一个时代的偶像,一个让热心的粉丝们愿意追随与效法的偶像,在粉丝们看来,偶像即为其真身的真实版本———虽然他们对他或她的了解,仅从影视作品与媒体上所了然的。

其实任何镁光灯下的明星都难逃被制造的阴影,他们只是身不由已地被裹挟,或者说被制造者所劫持,天真的公众亦只能在被制造下的情境中去分享他们所热爱的偶像。

一旦偶像在他们的心目中完美无缺,他们亦在无形之中被这一形象所裹挟与劫持了,他们不再允许他们所追逐的明星身上出现任何污点,不再允许有人恶心地诋毁偶像的清白无瑕,也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境之下,他们也身不由已地参与了明星制造的潮流中,与制造们一道达成了一种潜在的不言而喻的共识,或曰形成了一种共谋关系,这种关系正是制造者最为期待出现的,因为只有这样,明星制造才能真正地成为一个合格的能满足市场需要的文化产品,而且是深入人心的产品,而这个产品的含金量恰恰需要这样一种共识与合谋。

被制造的明星从来不是一个真正的人,这也是被制造的本质所在,他或她只是那个看上去光鲜照人且惹人喜爱的人物,那个频频出现在舞台上(广义的舞台)而从不会让人失望的人物。于是在这里,被制造的明星就分裂成了两种人格:一为是被遮蔽的人格,一个是敞开的人格———被遮蔽的那部分应然是这个明星做为真实的人格的一面,他有他的七情六欲,他的在世为人之道,他的喜怒哀乐;也就是他或她的非常人性化故而也是与常人一般无二的状貌;另一面是我们时常能在公开的舞台上见到的那一面:一个很容易让公众投入好感,惹人喜爱、羡慕乃至仰慕,让公众觉得这明星竟是如此的洁白无瑕,举手投足间都是那么的迷人,浑身上下都闪烁着让人心动不已的光环,于是愿意死心塌地地追随、暗恋,忘却自我地真心投入情感。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一些商家愿意不惜代价地找来明星为其推出的商品做一则广告,因了他们坚信在这些明星的背后,有一巨大的无限量的粉丝群,他们中的许多人更愿意不假思索地相信明星的商品推荐,因为那是他们的偶像也在使用的产品。

正是在这里,在这个明星制造的璀璨的舞台上,明星与艺术家开始了他们的分道杨镳。

艺术家是心甘寂寞的,艺术家胸有成竹但迫于现实的压力有时也不得不出来在灯光下应酬一下,但他们更愿意的是让在银幕或屏幕上演绎的形象来示人,当他们的一个作品被适时推出时,出于合同的需要他们也会出现在公众的注目之下,但你会注意到他们的平实与诚恳,且谈吐不俗,他们不会去刻意地制造些时尚与流行话题,甚至厌恶这种无聊的炒作与言说,每当涉及到一部作品的思想时,他们会突然变得热情高涨而津津乐道,那才是他们的兴致所在。在我认识的几位表演艺术家中,他们还有一大特点就是酷爱读书与思考问题,他们的避开公众视野并非是为了像明星似的制造神秘,而是为了享受孤独,享受独属于自己的那份自由的空间,所以你会注意到凡艺术家,不会时不时出现在圈子式的场合,热心扎堆,相反,他们更愿意跻身在大众与朋友中,混迹在他们之中而成为他们中的普通一员,,他们更愿意的是随性而为,为的是珍重他们心中的那份艺术的圣洁。

这是一个拒绝思想与道义的时代,这是一个几近由明星引领的消费时代, 我们无法阻止这个时代的长驱直入,但我们可以阻止我们参与到这种无聊的潮流中,保持一份洁身自好。

成都模特公司
成都模特网